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1章 火箭传神

明末火器称王 顽城 3314 2021-12-22 08:28:14

    山海关,隆隆冬日,大雪纷飞。

    临海军镇的大道上,一辆马车正迎风踏雪地冲了过来。那车前的挽马被鞭打着,鼻孔中喷着腾腾雾气,马蹄踏得白雪四处飞溅。转瞬间,马车冲到了一所高檐大院门前。

    这是一座将军的府邸,几个守门的兵丁听到动静,都奔了出来。

    那马车还未停稳,上面便立刻跳下来几个锦衣华服的青年。他们七手八脚地从马车上抬下一个人,一边哀叫着:“金大哥被砸死啦!”

    将军府的兵丁们一看,也都慌了。那被抬下来的人果然是府中的大公子。这位平日里神气活现的公子哥儿,此刻已经面如金纸、两眼翻白,脑后还渗着殷殷血迹。

    众人手忙脚乱地把他往府里抬。刚进了内院,那金公子的身子却突然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!”几个青年惊呼,都附下身查看。

    只见那金公子缓缓睁开眼睛,嘴角颤动了一下,哽咽道:“差评……我要给差评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听不懂他在说什么,忙把他往里院抬去。府里诸人吵闹着叫医师、找管家、禀报老爷。还有许多兵丁和仆役们跑来拥挤在一起。一片忙乱之后,那公子爷被安放在寝房的床铺上,他也缓缓睁开了眼睛,嘴里也哼哼唧唧起来。

    看来他真的活了。众人皆暗自庆幸,大事化小,一场祸事算是避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哪里知道,此刻这金公子身上复苏的,却是一个陌生的魂魄。这个魂魄来自于400年后的世界。他也姓金,是一个年轻的中学物理教师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时光的分界线————

    金老师生性豁达,说话风趣,他不给学生臭脸看,作业留得也不多,因此人缘极佳。他课后还领着学生们搞发明制作,譬如航模比赛、机器人编程、无线电测向之类。说实话,学生们参加活动主要是为了获得升学考试加分。而金老师却真是沉迷于那种“理论变现实”的过程。

    金老师脑筋转得快,动手能力也强。

    记得去年中秋节,学校开篝火晚会,可惜阴天没月亮。金老师便拆装了一组透镜,用强光在教学楼上照出一轮圆月。他还把那月亮一会儿变成月牙,一会儿变成小兔,一会儿变成桃心。惹得许多学生春.心萌动、开始早恋。

    到了光棍节的傍晚,他又放飞了一只热气球。那气球被命名为“空姐号”,它带着全校男生的签名飞向天边。

    到了圣诞节前夜,金老师又用10个自行车轮连成一套滑轮组,率领女生们“嘿咻嘿咻”地拉着缆绳,把一棵五光十色的圣诞树吊到教学楼顶。

    元旦节雪停之后,他指导学生们用铁锹和板凳进行简单组合,竟然造出了投石机,把学校操场变成了雪球横飞的战场。

    男生赞他的无限创造力,女生们则喜欢他的浪漫情怀。情人节正值寒假,孤独的金老师竟收到了60多份巧克力,其中有几份还是女生亲自送来的。但有一坨大大的“师德”压在金老师的心头,所以巧克力可以留下,女生只能赶走。

    全校上下,只有教导主任看他不顺眼,说:小金老师爱出风头爱耍宝,迟早会搞出乱子来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!

    愚人节,春暖花开,金老师制造了一枚模拟小火箭。

    他领着学生去郊区的小山上发射。但火箭没有直插云霄,而是在半空中做不规则布朗运动。学生们四下逃散,金老师愤恨地对着录音笔说:“教训啊!陀螺仪不该买便宜的,我要上t宝去补个差评……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火箭就准确地命中了他。“轰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命运的分界线————

    金老师再次醒来时,他的魂魄已经来到了400年前的山海关,附在这位金公子的身上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这位崭新的金公子呆呆地看着身边围拢的几个青年——他们都是高中生的年纪,好像有些面熟。

    他惊问道:“你们……是哪个班的?”

    “哎?”这些青年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他们与金公子一样,也都是山海关明军将领家的少爷,都是些纨绔子弟,是飞扬跋扈的小军爷。他们成日里拉帮结伙、花天酒地、斗狗赌钱、捧戏子找姑娘。这一伙儿人中,这金公子就是带头大哥,怎么现在他好像不认兄弟们了?

    他们忙七嘴八舌地说:“什么班?我们是你的一班挚友啊!”“金兄被砸呆了。”“活了就好,活了就好!”

    金公子显然听不懂他们在说什么,他摸了摸鼻梁,“我眼镜哩?”

    忽然间,他发现情况有些不对头:不戴眼镜怎么也能看得如此清晰?自己可是400度加散光啊!

    他忙摸了一下脸,在嘴边毛茸茸的一圈儿,竟然是胡须?

    金公子立刻呆了,“这不是我!”

    一声惊呼,他猛然在床上坐了起来,惊愕地看着眼前的一切:厚重的木头床铺和青砖房舍,墙上挂着一柄宝剑,窗纸被寒风吹得噗噗作响,屋角的火炉烟气腾腾。一群古装少年、兵丁、仆役们正热忱地盯着他,像看猴儿一样。

    金公子瞠目结舌,“我……我……”忽然间,他的手指在自己腰下碰到了一个很硬的东西,而且还是椭圆形的。他吓得忙抓起来一看,原来是个漆制的木头腰牌,上面刻着:

    “大明蓟镇山海关龙武水师中营将府金士麒”

    那山海关是边防重镇,关城内外住满了军户匠人营妓官僚商户眷属,总计十余万人,他们外出时都携带身份标志。此刻这小木牌却犹如一颗绚丽的流星,照亮了金老师那颤栗的心灵。

    “金士麒?是我?”他呆坐在床铺上,紧攥着小腰牌,惊愕得浑身直发抖。

    他没法接受这个现实。

    根绝他所知的“穿越法则”,当前的情形相当于是重新投胎,几乎没有谁能重回未来。这意味着他过去的生命已经截然而止,与父母亲人已是永世诀别。想到这里,泪水禁不住地落下啊。

    永别了,亲人。永别了,物理课堂。永别了,还剩29年的房贷。永别了,那些捧着巧克力的女生……

    此刻,一个龌龊的老头子正凑过来,手都不洗就给他包扎脑后的伤口。一个管家模样的大叔抓着他的手悲情地嚷着:“公子爷你说话呀,说话呀!随便说点啥都成。来,你跟我说:人之初,性本善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闹喳喳的青年还在旁边说风凉话,“看,金大哥哭得好伤心。”“大概是很疼吧。”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,金兄你笑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那金士麒心中正悲痛,听了这帮麻雀乱叫更加烦躁,便怒吼:“出去!别碰我!别理我!”

    平日里这金大少爷是个凶悍的家伙,此刻他一咆哮,那些小伙子们都灰溜溜地退避离开了。其余人磨磨蹭蹭,也都纷纷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这房间里只静了片刻,那门“砰”地又开了,一个少年带着风雪就冲了进来。他大概还不到15岁,黑黑圆圆的脸儿,朝天的鼻子挂着清水鼻涕。他哭丧着跌跪着下来,抱住金士麒的腿:“哥儿,你活着?”

    “我死了!”金士麒没好气地说。

    那少年不敢答话,忙退在门边。他发现金士麒好像无恙,他也放下心了。

    金士麒缓缓地下了床铺,在屋子里走了一圈,这新的身体倒是比以前高大健硕。他又瞥见墙边台案子上有一面铜镜,忙抓起来看。但见自己的脸型狭长,鼻梁高挺,宽阔的一张大嘴。虽然谈不上俊美,倒也有七八分帅气。总而言之还不错!只是嘴边一圈青春的小胡须,着实有点扎眼。

    金士麒四下打量这房间摆设,又记得那些人称呼自己是“金公子”。看来自己有身份地位,这辈子不会受穷受苦,他心下便稍安。这总比穿越到杂兵、流民什么的好一些。

    看到那鼻涕少年就站在门口,正关切地望着自己,金士麒便问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哥儿不要吓我!”那少年身子一抖,带着哭腔说:“不记得我?我是金宝啊!”

    金宝?他也姓金?金士麒试探着问:“你是我的……小弟弟?”

    “哎呀呀,折煞小的了,我是你的长随啊。”

    原来这男孩只是一个仆役,他嘴里的“哥儿”是对主子的亲近称呼。金士麒想起来了,贾宝玉的小厮不也是这般称呼主子嘛。看来这是一个大家庭,人员情况复杂,万万不能再胡乱猜测了。

    此乃“穿越附体流派”的基本生存法则:绝不能让别人知道自己是冒牌货。万一露出马脚,轻则被赶出家门,重则被当作妖怪勒死。

    金士麒暗道一定要谨慎,应该从这男孩金宝口中套取一些信息。

    “哎呀,头好疼!”他装模作样地跌坐在床铺上,“今日的事儿都不记得了,一定是脑震荡……荡得魂儿都散了。”他突然一瞪眼睛,冲金宝吼道:“我的脑后的血窟窿,是不是你砸的?”

    “小的怎敢!”那金宝果然吓得不轻,又要跪下来。“你怎么都不记得了?”

    金士麒便让这金宝说说,自己是如何受伤的?他想借此了解“自己”的生活和行事方式。

    金宝那小孩立刻上钩了,忙把事情娓娓道来——

    这位金公子之所以遭难,是因为女人。

    前日里,金公子在匠户营偶然瞄见了一个小娘子。她相貌很出众,用金公子当时的话说:“啧啧,没想到土窝窝里还藏着这等妙人儿!”他便尾随人家,想要借机勾搭。没想到那小娘机灵,抄近路跑了。

    金公子心中不甘,昨日里又去匠户营找人,果然查到那小娘的身份。她是一户姓苏的木匠家的闺女,正是17岁的妙龄。金公子立刻寻了过去,可惜那苏小娘躲了起来。折腾到天黑也没找到,他只能黯然而归。

    金公子今天中午跟一帮狐朋狗友们喝酒,喝得浑身燥热、兴致勃发,又念起那小娘的姿色,便带着朋友们扑过去。今天运气好,他顺利地堵住了那苏小娘。金公子是个有情趣的人,他先是言语调笑、制造气氛,之后才动手动脚,结果被那苏小娘打了耳光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金士麒听得汗淋淋,“这……这都是我干的事儿?”

    金宝点点头:“是啊,这种事儿你没少干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你继续说。”

    金宝讪讪地回忆道:金公子和那小娘正在纠缠,其他几个公子也都跟着起哄叫好,而路过的匠户兵士们都低头绕道走——没人敢招惹这帮小军爷。但苏小娘的爹——苏木匠却冲了过来,当时他正在附近修理房舍,手上正拎着一把锤子。

    “那木匠一声不吭,冲过来就一锤。”金宝打了个冷颤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还好他拿的不是斧子。”金士麒下意识地摸摸被砸的后脑。

    他暗自感慨,自己在那个世界因为教书育人而牺牲,结果附身在这个因为调戏姑娘而丧命的恶棍身上,真是造物弄人啊!

    事已如此,他只能先在这府中站稳脚跟再说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现在一问三不知,迟早会被人察觉。继续装傻也不是长久之计。不过金宝这小家伙知道的却很多,他性情也乖顺。看来要迅速融入角色,必须依靠这小家伙。

    金士麒略一盘算,便有了主意。

    ahref=http:www.qidian.com起点中文网www.qidian.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,最新、最快、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!a

    喜欢明末火器称王请大家收藏:明末火器称王更新速度最快。

章节目录 

作者感言

顽城

顽城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2021-04-01 07:00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弹幕
弹幕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