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1章 上吊的知县

冒牌知县 沐轶 2316 2021-12-20 14:39:30

    冬雨,夹杂在寒风里,淅淅沥沥的,沾湿人的头发,一直冷到人的心底。

    在这若有若无的雨丝中,成翔蹲在一家客栈后面的小胡同的墙角。当刑jǐng以来,他已经记不清侦破案件时,这样在寒风细雨里多少次地蹲守过。但是这一次完全不同。因为,他是蹲守在北宋初年一座府城的小巷子里。

    他穿越了,在一次执行解救人质任务之后。白光一闪,醒来,就已经置身北宋太宗初年了。

    他兴奋而新奇地在大街上逛,可是,他身上的jǐng服在这个时代当然只能是“奇装异服”,加上一头短发,立即引起了别人的注意。于是,两个捕快朝他过来了。好在他闪得快,溜进了小巷,这才躲开了捕快的追辑。

    他在小胡同里躲藏到了天黑,穿越的新鲜感渐渐冷却之后,他知道,他必须换一身衣着装束,然后找一个差事。

    按理,他应该先找一个差事,赚了钱,再换一身古装,用帽子把头发遮住。可是,他不敢再露面,想来想去,只能先顺手牵羊“借”一身衣服了,等赚了钱买了衣服,再还给人家。

    目标当场不能是百姓,最好找为富不仁的家伙下手。在小胡同里四处寻找目标,路过这家客栈后面小巷时,他看见了二楼窗户的这个官儿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官。他头上戴着的,有着两支长长翅膀的不同于其他朝代的官帽,让他确定这是一个朝廷命官。

    这官儿可能办什么公事刚从外边回来,一身官服,在房间里转圈,唉声叹气,然后坐在窗户前独自借酒浇愁。先前还有一个老者陪着,后来老者也出去了,不知道是办事去了,还是被把撵走了。

    看来,这也是一个倒霉蛋,算了,成翔想,这官儿已经够可怜的了,再偷他的东西也不太好。于是,他蹲守了好半天,发现他也挺倒霉之后,最终还是站起身,继续寻找目标。

    可是,他在附近小巷子里转了半天,也没有遇到更合适的,便又转了回来。

    客栈后面这个小巷很僻静,天黑之后就没有什么人来往了。他刚刚回到这里,就被自己看见的一幕惊呆了。——那借酒浇愁的官儿,上吊了!

    虽然是关着窗户,但屋里亮着灯,把他的影子投在窗棂上,直直地悬垂着,脖子处,往上悬着一根绳索。

    他立即飞身抓住客栈后院的围墙,翻了过去。穿过后院,箭步如飞来到楼下,他动作如狸猫一般敏捷,借助一楼的窗棂,很快就到了二楼窗外,窗户只是掩着的,拉开之后,便看见那官儿用一根腰带悬吊在了房梁之上。

    他翻身进屋,抱住官儿的双脚往上一送,把他的脑袋从挂在房梁的腰带里退了出来,然后把人放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摸了一下官儿的脖颈,不仅没有脉搏,而且着手处冰凉。

    尸冷!

    人死之后,尸体的温度会很快下降,特别是环境温度比较低的时候,下降得更快,现在是初冬,尸体冷却会更快。成翔去而复返中间的时间,也就一个时辰左右。他这么说,这官儿应该是自己刚刚离开,就上吊了。

    都已经出现尸冷,证明已经死亡,不过,他还是检查了一下官儿的瞳孔,挤压变形之后,不能复原,的确已经死亡。

    唉!有什么想不开的,竟然要自杀……

    等等,不会是被人谋害,伪装自杀吧?

    职业习惯让他脑袋里冒出了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成翔检查了一下尸体脖子上的勒痕,八字向后不交,虽然勒痕比较浅,但是却还是符合上吊自杀的特征的。再看看房里陈设,桌椅板凳都很齐整,靠窗的桌上碗盏酒具都好好的,房间里也没有搏斗的痕迹。

    桌上、地上各处都没有遗书,人要自杀,一般都会留下遗书,更何况是个文人。这可有些奇怪。

    成翔看了一眼这官儿,也就二十来岁的样子,这么年轻就走上绝路,看来,这官儿肯定遇到了什么让他活不下去的难事。

    成翔叹了一口气,站起身,看见床头有个包裹,便想找一身便服。检查了一下房门,已经拴上了。便打开了包裹,却是个黑漆描金的盒子。轻轻掀开,里面白花花的十个银锭!

    这官儿这么有钱啊?他横了一声,瞧了地上那官儿尸首一眼,难道是个贪官,因为贪污受贿事情败露,畏罪自杀?不对,听说宋朝皇帝有不杀士大夫的规矩,这官儿就算贪污受贿,也不至于死,所以应该不是这个原因自杀。可能有别的什么原因吧。

    他又找到一个包裹,里面包的是两套长袍便装。却很旧,不过洗得很干净。他有些疑惑,这官儿既然有钱,怎么穿这么旧的衣袍?不过也好,在满大街穷人里,穿这一身不扎眼。

    他取了一套旧衣服,但是他没有拿那一小匣子的银子。他可不是小偷。为了改变装束去挣钱,不得已“借”一套衣帽已经有些过分了,怎么能偷钱呢?

    他把衣帽放在床边,走到尸体旁边,他要把尸体原样挂上,不露痕迹地离开。

    他抱起尸体,突然,他怔住了,——这官儿好生面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!

    他刚刚穿越过来,谁也不认识,怎么会有人看着面熟呢?

    难道跟穿越之前自己认识的某个人相象?他脑海里飞快地把自己的熟人过了一遍,最后,定格在了一个人的脸上。他惊异地发现,那个人,竟然是他自己!

    这个上吊而死的官儿,竟然长得很象自己!

    他呆呆地望着这死去的官儿的脸,一个大胆而又刺激的想法毒蛇一般钻进了他的脑海。——既然两人相貌差不多,这个官儿上吊自杀又没有其他人知道,为什么自己不假扮他的呢?

    自己正苦于如何在古代生存下去,现在,一个绝好的机会就摆在面前。与其去当伙计端盘子卖苦力,不如当官。在宋朝当官可是一个好职业。因为宋朝重文轻武,文官的地位很高,待遇也很不错的。

    他立即被自己这个想法而激动起来,假扮犯罪集团成员混入内部探查犯罪线索的事情,他也干过,还是有经验的,再说了,实在不行,还可以溜之大吉嘛!

    先得搞清楚这个官儿的基本情况。他把这官儿的所有东西都翻出来,想找出线索。但是除了一个名状(即拜帖)之外,再没有什么别的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。

    他拿起名状,只见封面上写着:“权知yīn陵县冷羿谨牒”

    如果这是这个官儿的名状,那他的名字就是冷羿,是yīn陵县的知县。嗯,七品芝麻官,这个官儿不错,官不大,才不容易露馅。接着翻开里面看,写的是“谨祗候参巴州知府伏听裁旨。谨附银十两。沐恩晚生冷羿顿首。”

    看来,这是一个叫冷羿的知县准备去拜访巴州的知府大人的一张拜帖,帖子没有送出去,要不就是人家不肯见他,于是回来自杀了。名状附的礼单,只有纹银十两。冷羿不知道十两银子价值多少,但想必应该不多。

    在知道这个官儿是一个知县之后,他最终决定冒险冒充这个知县。在宋朝混下去。

    从今以后,自己就改名字叫冷羿了。

    现在问题是,如何假扮?

    冷羿又仔细观察了一下这官儿,相貌已经很像了,不需要再做什么改变,连胡子的长短疏密都差不多。——他的胡子很长,或许因为工作忙,或许原本就懒散,他经常忘了刮胡子,为此没少挨领导批评,说他jǐng容不整。他谈过好几个女朋友,最后这一个,也是因为他生活邋遢而跟他分手了。

    这反倒成了好事,现在不用担心胡子了。只是这头发。自己是个寸头,就算戴着帽子,从鬓角也一眼就能看出来。

作者感言

沐轶

沐轶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2021-04-01 07:00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弹幕
弹幕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