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一卷 潜龙勿用 001 入瓮沉海

蜀山金须奴 紫郢 1857 2021-12-20 14:17:04

      更新时间:2011-1-3 12:27:35 本章字数:2152

    “啊,好黑!这里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金铭钧逐渐清醒过来,发现周围一片黑暗,简直伸手不见五指,手脚都紧紧地贴在身体上,被迫蜷缩成一团,仿佛处在一个极为狭小的密闭容器之中,憋闷得有些透不过气来,勉强晃了晃脑袋,随口骂了句“他妈的”,之后便呆住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这是我的声音么?金铭钧的心脏陡然一紧,试着又叫了一声,结果还是跟上回一样,虽然因为害怕,而微微有些颤音,但依旧是那种底气十足的中年汉子声音,自己可才只有十八岁啊,还在念高中,那里声音就这么粗了?莫非是青春期身体发育,处于变声期造成的么?但昨天还不是这样呢啊,怎么睡一觉醒过来就变样了?

    而随着时间的推移,脑中原本乱成一团麻的思绪一开始逐渐清晰起来,非但原来上学时候的事情想起来,更有许多陌生而又熟悉的记忆也都纷扰而至。说它们陌生,那是原来根本不记得的,说它们熟悉,是因为这些事情清清楚楚,就仿佛确实在自己身上发生过一样。

    记忆中,自己叫做金须奴,是茫茫南海之中,南明礁旁的鲛人成精,秉着一股天地纯阳乾明离火之气而生,有一个师父叫做介道人,教导自己修炼了数百年,已经是羽化飞升了,给自己留下遗言,说他后天淫孽虽尽,先天淫根未除,将要有大难,让他来南海寻高人庇护。

    结果他前几天来到南海,果然遇到一个相貌清奇的道士,误当成是自己的救星,结果却是自己的煞星,在海边斗法三日三夜,不敌被擒,让那到人禁锢在这法坛里面,沉入海底。而且这坛子里,存有巽地罡煞之气,逐渐地打磨他的神魂身体,用不了多久,就会让他形神俱损,消亡殆尽。

    金须奴!蜀山里面那个第一窝囊废,第一顽固奴才,为了自己的恩主,连媳妇也不顾得,后来更是把自己修炼了几百年的元丹都贡献了出来,自己落了个被迫转世的下场。

    金铭钧是个仙侠迷,上课的时候,基本上都在下边看小说,被老师没收走的书,都够开一家租书店的了,《蜀山剑侠传》更是被他当成跟《封神演义》和《飘邈之旅》并列最喜欢并且花高价购买精装版本珍藏的三套大作之一,自然是对这金须奴熟悉无比。

    要说起这金须奴,人倒是不错,就是性格太面,不管是对待敌人,还是对待朋友,都把窝囊二字展现得淋漓尽致,自己既然是穿越,哪怕穿越成峨嵋派的四代弟子也好啊,干嘛非得落到他的身上,一想到将来还要给紫云宫的三个死女人磕头作揖,心里就堵得慌。

    他闭上眼睛,一边搜寻整理自己的记忆,一边熟悉自己身体的状况。

    实际上这金须奴,也只是性格上窝囊,这能耐可一点都不窝囊。

    他是秉承天地纯阳乾明离火而生,天生就能发出这种厉害的火焰,稍弱一点的淫邪鬼魅,左道妖法,一把火烧过去,立即就连灰渣都不剩下;其二是他天性里,本能的就知道趋吉避凶,又生就一双火眼,善能识宝,最能感应观察阴阳二气和五行灵气,一块黑不溜秋地土块,别人都不认识,拿过来让他一看,就知道这东西是哪里的精铁或者是哪里的神泥。

    单是这两项也还算了,他还有更厉害之处,那便是苦苦修行了几百年炼成的一颗元丹,里面寄托着第二元神,虽然元丹易破,而且炼法上也有欠缺,不如正经道家炼成的第二元神那样神异玄妙,但也非同一般,凭着这些手段,跟那位心狠手辣的铁伞道人恶斗了三天三夜。记忆中也有两件法宝的,可惜都被毁掉了。

    他闭上双眼,一边融合金须奴本人的记忆,熟悉他的种种神奇道术,一边思考将来的出路。坛子里黑暗宁寂,倒是很适合人入静思考,只是那巽地罡煞最是讨厌,每隔一段时间便发作一次。

    有时暖风熏蒸,令人肌肤干裂,毛发枯萎;有时寒风瑟瑟,冰寒彻骨,肌肉麻痹;有时急转旋飞,风煞如刀,吹得人肌肤好像被寸寸割裂,如受凌迟之苦。每次都要拼命用功,用纯阳真火抵御,连着十几回,弄得身心俱疲,精神涣散,看来时间长了,这东西恐怕真的要让自己形神俱损了。

    就这样苦苦煎熬,黑暗中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忽然头顶上划过了一道利闪精芒,仿佛把天地之间都给照得一亮,那法坛本是瓮形,此刻已经被人从外面齐口削断,金铭钧知道救星来了,赶忙发出一道纯阳真火,借火气飞出,以防止被人误伤,之后在断口坛瓮旁边站定,这才散去周身火气。

    只见不远处站着一位十三四岁的少女,长得天生丽质,隐然出尘,独有一种高贵的气质,手里持着一柄精光四射的宝剑,正满脸戒备地看着自己,那宝剑随着水波晃动,不断地吞吐着一两米长的电芒,照得整个水底世界,闪亮一片。

    他知道此女便是紫云宫的宫主初凤,原著中金须奴的恩主。按照原来的金须奴性格,应该是立即过去跪倒磕头,讲明身份来历,请求为奴为仆,甚至把修炼成的元丹拿出来为质。可是金铭钧却做不出这种事情来,说起来,连自己父母也还是只在幼年懵懂时跪过几次,长大之后就再没有,可是不能一见面就给这么一个小女孩磕头。

    见初凤满脸戒备地看着自己,金铭钧满脸真诚地说道:“我是南明礁的金须奴,因为跟一个对头斗法失败,被封入法坛之中,也是因缘际和,得大宫主所救,贫道在这里拜谢了!”说着,他对着初凤鞠了个躬,毕竟是人家把自己从那个坛子里救出来,鞠个躬感谢还是应该的。另外他也决定暂时先用金须奴这个名字,毕竟以后还要跟嵩山二老去月儿岛取宝,可不能因为这小小的称呼再生出什么变故,只有将来有实力了,才能再把名字更换回来。

    

作者感言

紫郢

紫郢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2021-04-01 07:00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弹幕
弹幕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