点击收藏后,可收藏每本书籍,个人中心收藏里查看

第三回 杀人的人

七种武器之多情环 古龙 7690 2021-11-23 16:07:35

  萧少英又醉了。

  这次他醉在“老虎楼”,就像是个死人般倒在柜台旁。

  一个人醉了后,好像总是会变得比平时重三倍。

  有经验的人都知道,要抬起个已烂醉如泥的醉汉,决不是件容易事。

  尤其是萧少英,老虎楼已出动了三个伙计,却连搬都搬不动他。

  “这个人简直比石头还重。”

  坐在柜台里的老板娘早看得不耐烦了,忍不住冷笑道:“这小子已醉得像是堆烂泥,你们难道连堆烂泥都没有法子对付吗?”

  伙计们一个个全都垂下头,不敢开腔。

  萧少英却突然睁开了一只眼睛,瞪着老板娘,笑嘻嘻道:“你错了。”

  老板娘沉下了脸。

  她生气的时候,看来还是很媚,尤其是一双眼睛,更可以迷死人。

  附近八百里的人都知道,老虎楼的老板娘,是个可以迷死人的女人。

  只可惜谁也没有胆子到这里来让她迷一迷。

  这地方叫老虎楼,就因为有条母老虎。

  母老虎就是这个迷人的老板娘,据说连老板都已被她连皮带骨地吞了下去。

  萧少英眯着眼笑道:“你看来一点也不老,更不像老虎,我也不是烂泥。”

  他好像还生怕别人听不懂,又解释着,说道:“形容一个人烂醉如泥,这一个泥字,说的并不是烂泥。”

  老板娘居然笑了笑,笑的时候更加迷人:“不是烂泥是什么呢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是一种小虫,没有骨头的小虫,这种小虫就叫做泥。”

  老板娘笑道:“看不出你倒还蛮有学问的。”

  萧少英也笑了:“我本来就是个很有学问的人,而且少年英俊,喜欢我的女人,从这里排队一直可以排到马路上去。”

  老板娘突又沉下脸,道:“那么你就赶快给我滚到马路上去,不管你是烂泥也好,是小虫也好,都得赶快滚。”

  萧少英却还是笑嘻嘻地道:“只可惜小虫也不会滚,烂泥也不会滚。”

  老板娘冷笑道:“你是不是想找死?”

  萧少英立刻摇头说道:“不想。”

  老板娘道:“你知不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就因为我知道,所以我才来的。”

  老板娘怒道:“你究竟想来干什么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想来找你陪我睡觉。”

  老板娘的脸色变了,伙计们的脸色也变了。

  这小子看来真有点活得不耐烦的样子,居然敢到老虎头上来拔毛。

  老板娘突然一拍桌子,喝道:“给我打,重重地打。”

  “打”字说出口,楼上的客人已溜了一大半,七八个伙计却全都围了上来。

  也不知是谁提起个板凳,就往萧少英脑袋上砸了下去。

  “哎哟”一声,萧少英的脑袋还是好好的,板凳却已四分五裂。

  伙计们一惊、一怔,又怒吼着扑上去。

  只听“噼噼啪啪”一阵响,扑上去的伙计,已全都踉跄退下,两边脸都已被打得又红又肿。

  萧少英却还是嬉皮笑脸地躺在地上,看着老板娘,道:“我说过,我只不过想来找你陪我睡觉,并不是来挨揍的。”

  老板娘狠狠地盯着他,忽然又笑了。

  这次她笑得更甜、更迷人,柔声道:“你老远的赶来,真的就是为了找我?”

  萧少英立刻点头道:“决不假。”

  老板娘媚笑道:“看来你倒是个有心人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不但有心,而且还有情有义。”

  “你贵姓?”

  “姓萧,吹萧引凤的萧。”

  老板娘吃吃的笑道:“可惜我不是凤凰,只不过是条母老虎。”

  萧少英也吃吃的笑道:“可是在我看来,你这条母老虎,简直比三百只凤凰加起来还要美得多。”

  老板娘笑道:“原来你不但有学问,还很会说话的。”

  萧少英眯着眼,道:“我还有很多别的好处,你慢慢就会知道的。”

  老板娘看着他,眼波更迷人,忽然道:“再摆酒菜,我要陪萧公子喝几杯。”

  酒是好酒,人是美人。

  萧少英本来就已醉了,现在更连想清醒一点点都不行。

  老板娘已替他斟满了一大碗,微笑道:“我看得出萧公子是英雄,英雄喝酒是决不会用小酒杯的,我先敬你三大碗。”

  “莫说三大碗,就算三百碗,我也喝了。”

  萧少英捧起碗,忽又皱起眉,压低声音,道:“这酒里有没有蒙汗药?”

  老板娘抛了个媚眼,笑道:“这里又不是专卖人肉包子的十字坡,酒里怎么会有蒙汗药?”

  萧少英大笑,道:“对,这酒里当然不会有蒙汗药,何况既然是老板娘亲手倒的酒,就算是毒药,我也照喝不误。”

  他果然仰起脖子,“咕嘟咕嘟”的一下子就把一大碗酒全都倒下了肚,又伸出手,摸着老板娘的手,眯起眼道:“好白的手,却不知香不香?”

  她居然真的把一双又白又嫩的手,送到萧少英鼻子上。

  萧少英捧起这双手,就像是条嗅到鱼腥的馋猫,左嗅右嗅,嗅了又嗅,忽然大笑了两声,一个斤斗跌倒在地上,“砰”的一声,竟是头先着地。

  老板娘皱眉道:“萧公子,你怎么又醉了?”

  萧少英躺在地上,一动也不动,这次才真的完全像死人一样。

  老板娘忽然冷笑道:“放着阳关大道你不走,却偏偏要往鬼门关里来闯。”

  她又沉下脸,一拍桌子:“拖下去打,打不死算他造化,打死了也活该。”

  伙计们已开始准备动手,突听一个人冷冷道:“打不得。”

  客人居然还没有走光。

  角落里的位子上,还有个灰衣人坐在那里自斟自饮,喝的却不是酒,也不是茶。

  他喝的居然是白开水。

  到酒楼上来喝白开水的人倒不多,他的人看来也像是白开水一样,平平凡凡,淡而无味,脸上也连一点表情都没有。

  老板娘盯了他两眼,厉声道:“你是他的什么人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我根本不认得他。”

  老板娘道:“既然不认得,为什么要来管他的闲事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因为我也活得不耐烦了。”

  他说话的声音也同样单调平淡,就好像和尚在念经,替死人超度亡魂念的那种经。

  老板娘冷冷道:“莫非你也是想来找我陪你睡觉的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不是。”

  老板娘冷笑道:“那么你就是来找死……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也不是找死,是找死人。”

  老板娘说道:“这里没有死人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有。”

  老板娘忍不住问道:“在哪里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我数到三,你们若还不滚下楼去,就立刻全都要变成死人!”

  老板娘的脸色又变了。

  灰衣人已放下杯子,冷冷地看着她。

  “一!”

  他脸上还是完全没有表情,没有表情却往往就是种最可怕的表情。

  老板娘看着他,心里竟不由自主觉得有点发冷。

  她见过的英雄不知道有多少,见过的杀人凶手也不知有多少,但却从来没有人能让她觉得害怕。

  她实在看不透这个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,看不透的人,通常也就是最可怕的人。

  老板娘倒抽了口凉气,已听见这人冷冷地说出了第二个字。

  “二!”

  胆小的伙计,已忍不住想溜了,老板娘眼睛里却突然发出了光。

  一个轻衫少年已从外面绕过去,绕到灰衣人的身后,手里的刀也在发着光。

  这少年正是老板娘的“小老板”。能做老板娘的人幕之宾并不容易。

  他不但嘴甜,而且刀快。

  老板娘笑了,微笑着向这灰衣人抛了个媚笑,吃吃地笑着道:“你不想要我陪你睡觉,却想找死,难道我长得很难看?”

  她长得当然不难看,她只希望这灰衣人能看着她,好让那少年一刀砍下他脑袋来。

  灰衣人果然在看着她。

  刀光一闪,轻衫少年的刀已劈下。

  果然是快刀。

  灰衣人没有回头,没有闪避,突然反手一个肘拳撞出去。

  楼上每个人立刻全都听见一阵骨头碎裂的声音。

  轻衫少年的刀明明已快劈在灰衣人脖子上,只可惜刀锋还没有够着部位,他自己已被撞得飞了出去,“砰”的,撞在墙上,再倒下,软成了一滩泥。

  不是那种没有骨头的小虫,是泥。

  小虫是活的,泥才是死的。

  灰衣人还是在冷冷地看着老板娘。

  他这反手一撞,既不好看,也没有任何巧妙变化。

  他的招式只有一种用处。

  ——杀人!

  “三”字已经快说出来了,老板娘也已笑不出,咬着牙道:“你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方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是你的地方。”

  老板娘道:“但你却还是要我走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老板娘跺了跺脚,道:“好,走就走!”

  她的确想走了,谁知就在这时,桌子底下忽然有人道:“走不得。”

  桌子底下只有一个人。

  一个本来已绝对连动都不能动了的人,可是现在这个人却慢慢吞吞地站了起来。

  老板娘又怔住。

  她实在想不通,她在酒里下的那种迷药,本来是最有效的一种。

  萧少英用两只手抱着头,喃喃道:“好厉害的蒙汗药,好像比我上次在十字坡吃的那种还凶,害得我差点就醒不过来了。”

  他忽然向老板娘笑了笑,道:“这种药你还有没有?”

  老板娘脸色已发青,道:“你……你还想要?”

  萧少英点头道:“我最喜欢喝里面加了蒙汗药的酒,你还有多少,我全要。”

  老板娘突然转身,想逃下楼去。

  只可惜她身子刚转过,萧少英已笑嘻嘻地站在她面前,道:“我说过你走不得的。”

  老板娘吃吃道: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还没有陪我睡觉,怎么能走。”

  老板娘瞪着他,一双眼睛又渐渐地眯了起来,嘴角又渐渐露出了迷人的微笑,柔声道:“楼下就有床,我们一起走。”

  萧少英大笑,忽然出手,一把夹住了她的腰,把她整个人都揪了起来。

  可是他并没有下楼,反而走到那灰衣人面前。

  灰衣人冷冷地看着他,脸上依然全无表情。

  萧少英也看了他几眼,道:“你好像真的不认得我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嗯!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可是别人要打死我的时候,你却救了我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嗯!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我本该谢谢你的,可是我知道你这种人一定不喜欢听谢字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嗯!”

  萧少英看着他杯子里的白水,道:“你从来不喝酒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有时也喝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什么时候你才喝?”

  灰衣人答道:“有朋友的时候。”

  萧少英问道:“现在你喝不喝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喝。”

  萧少英又大笑,忽然大笑着将老板娘远远的抛了出去,就好像摔掉了只破麻袋。

  灰衣人道:“你不要这女人陪你睡觉了?”

  萧少英大笑道:“有了朋友,我命都可以不要,还要女人干什么?”

  夜凉如水,却美如酒。

  在屋顶上仰起头,明月当空,繁星满天,好像一伸手就可以摘下来。

  摘来下酒。

  萧少英和灰衣人,一个人抱一坛酒,坐在繁星下,屋顶上。

  “要喝酒,换一个地方去喝吧。”

  “为什么要换地方?”

  “这地方该死的人还没有死光。”

  “那你喜欢在什么地方喝酒呢?”

  “屋顶上。”

  萧少英大笑道:“好,好极了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你也在屋顶上喝过酒?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在棺材里我都喝过。”

  灰衣人石板般的脸上居然也露出笑意:“棺材里倒真是个喝酒的好地方。”

  “你想不想试试?”

  “想。”

  “我们先在屋顶上喝半坛,再到棺材里去喝,怎么样?”

  “好,好极了。”

  半坛酒很容易就喝完了,要找两口可以躺下去喝酒的棺材,却不容易。

  萧少英的酒量实在不错,但无论酒量多好,只要是人,就一定有喝醉的时候。

  萧少英是人!

  现在他眼睛已发直,舌头已大了,喃喃道:“棺材店在哪里?怎么连一家都看不到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要找棺材,并不一定要到棺材店里找。”

  萧少英大笑道:“一点也不错,要吃猪肉,也并不一定要到猪窝去。”

  他忽然又不笑了,压低声音,问道:“你知道什么地方有棺材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有死人的地方,就有棺材。”

  萧少英声音压得更低,道:“你知道什么地方有死人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老虎楼。”

  萧少英立刻点头,道:“不错,那里刚才还死了个人。”

  刚点完头,忽然又摇头,道:“还是不行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为什么又不行呢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那里只死了一个人,最多也只有一口棺材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两个人既然可以用一张桌子喝酒,为什么不能坐在一口棺材里喝?”

  萧少英又大笑道:“一点也不错,我们两个人都不胖,就算躺在一口棺材里,也足足有余。”

  老虎楼后面的小院子里,果然摆着口棺材。

  崭新的棺材,上好的木头,四面的棺材板都有一尺多厚。

  看来这老板娘倒是个有情有义的人,并没有因为人死了就忘了旧情。

  可是死人还没有摆进去。

  店已打了烊,楼上却还亮着灯光,显然还有人在上面为死人穿寿衣。

  萧少英拍了拍棺材板,喃喃道:“这倒是口上好的楠木棺材。我死了之后,能有这样一口棺材,也就心满意足了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你一定会有的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为什么我一定会有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因为你有朋友。”

  萧少英大笑,笑声刚发出,又立刻自己掩住了嘴:“现在我们还没有开始喝酒,若被人发现了,岂非煞风景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所以你就该赶快躺进去,赶快开始喝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呢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我不急。”

  萧少英一条腿伸进了棺材,忽然又缩回来,笑道:“你是客人,我应该让你先进去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不客气,你先请。”

  萧少英又笑了:“先进棺材又不是什么好事,有什么好客气的。”

  他终于还是抱着酒坛子,先坐了进去。

  灰衣人看着他,眼睛忽然露出种很奇怪的表情,道:“棺材里面怎么样?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舒服极了,简直比坐在床上还舒服。”

  灰衣人淡淡道:“你觉得很满意?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满意极了。”

  灰衣人冷冷道:“那么现在这口棺材就是你的了,你就躺下去死吧。”

  萧少英好像还听不懂他的话,笑嘻嘻道:“酒还没喝完,怎么能死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不能死也得死。”

  最后一个“死”字刚说出口,他的手已闪电般伸出,斜切萧少英的后颈。

  这一着也完全没有花招变化,却也是杀人的招式。

  萧少英就算很清醒,就算手脚都能活动自如,也未必能避开这一掌。

  何况他现在已经醉了,又已坐在棺材里。

  棺材总是不会太宽敞的,能活动的余地决不会太多——死人本就不会再需要活动的。

  这灰衣人要杀人的时候,居然还先要人自己躺进棺材里再动手。

  他不但出手快,用的法子也实在太巧妙,他实在已可算是个杀人的专家。

  萧少英已闭上眼睛。

  遇到了这样一个人,除了闭上眼睛等死之外,还能怎么样?

  只听“波”的一声,有样东西已被击碎,鲜血大量涌出来。

  碎的却不是萧少英的头,而是酒坛子;流出来的也不是血,是酒。

  灰衣人这闪电的一掌,也不知是怎么回事,竟砍在酒坛子上了。

  萧少英却好像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直着眼睛怔了半天,才大声道:“我们讲好了一起找个棺材喝酒的,你怎么把我的酒坛子打破?”

  灰衣人冷冷地看着他,好像也看不透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“你醉了?”

  萧少英火更大:“谁说我醉了,我比狐狸还清醒十倍。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你还要喝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当然要喝。”

  灰衣人的心沉了下去。

  直到现在,他才发现自己好像已落人了个他做梦也想不到的圈套。

  灰衣人道:“好,我这里还有酒。”

  他将左手抱着的酒坛子递过去,萧少英立刻就笑了,却不肯接下这坛酒。

  “你为什么还不坐进来?”萧少英道。

  “一个人坐在这里喝酒有什么意思?”萧少英又道。

  灰衣人又盯着他看了半天,终于道:“好,我陪你喝。”

  萧少英展颜笑道:“这才是好朋友。今天你陪我喝酒,改天你就算叫我陪你死,我也不会皱一皱眉头。”

  灰衣人嘴角又露出了种残酷的笑意,终于迈进棺材,坐了下去。

  萧少英问道:“你还有多少酒?”

  灰衣人道:“还有一大半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好,我们一个人喝一口,谁也不许多喝。”

  灰衣人接着道:“好,你先喝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是客人,你先喝。”

  灰衣人只好捧起了酒坛子。

  跟一个已喝醉了的醉汉争执,就好像跟长舌妇斗嘴一样的愚蠢。

  谁知他这口酒还没有喝下去,“砰”的一响,手里的酒坛子竟被打碎,暗褐色的酒就像是血一样,溅得他满身都是。

  灰衣人脸色刚变了变,萧少英的身子竟已扑了过来,压在他身上。

  棺材里根本没有闪避之处,他也想不到萧少英会这样不要命地蛮干。

  他身子虽被压住,手已腾出来,按住了萧少英后腰的死穴。

  谁知就在这时,突听“砰”的一响,眼前突然一片黑暗。

  棺材的盖子竟已被人盖了起来。

  灰衣人这才吃了一惊,想推开萧少英,谁知这醉鬼的身子竟比石头还重。

  也就在这时,外面已“叮叮咚咚”地响了起来,竟会有人在外面把这一口棺钉上了钉子,封死了。

  棺材里又黑又闷,再加上萧少英的一身酒臭,那味道简直要令人作呕。

  灰衣人终于长长叹了口气,道:“难道你已早知道我是什么人?”

  萧少英笑了笑,道:“你叫王桐,是个杀人的人,而且是来杀我的。”

  他的声音已变得很冷静,竟似连一点醉意都没有。

  他没有说错。

  王桐只觉得胃部收缩,几乎已忍不住真的要呕吐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当然也已知道我是什么人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但我却不懂你这是什么意思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是应该懂得的。”

  王桐的手又按到他死穴上,冷冷道:“我现在还是随时都可以杀了你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若杀了我,你自己就得活活地烂死在这棺材里。”

  王桐挥手,猛击棺材。

  棺材纹丝不动。

  萧少英悠然道:“没有用的,一点也没有用,这是口加料特制的棺材,你手里就算有一把斧头,也休想劈得开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难道你自己也不想活着出去?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既然是好朋友,要喝酒就在一起喝,要死也一起死。”他又叹了口气,道:“何况,你既然知道我是谁,就该知道我本就已是个快死的人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哦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双环门不要我,天香堂又一心要我的命,我活着本就已没有什么意思,何况,葛停香若已准备要一个人死,这人怎么还活得下去。”

  王桐冷笑,但心里却不能不承认,他说的是事实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可是我就算要死,也得找个垫背的,陪我一起死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为什么要找上我?”

  萧少英接着道:“我并没有找你,是你自己来找我的。”

  王桐突又冷笑,道:“就算要死,我也要你比我先死。”

  萧少英淡淡道:“你若先杀了我,一个人在棺材里岂非更寂寞?我若死了,你陪着个死人躺在棺材里,那滋味岂非更不好受?”

  他微笑着,又说道:“所以,我知道你决不会出手杀死我的。我们究竟是谁先死,现在还没有人知道。”

  王桐咬着牙,道:“我若先死了,你还可以叫那老板娘放你出去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很可能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跟她本是串通好的?”

  萧少英笑道:“这次你总算说对了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们故意演那一出戏给我看,为的就是要激我出手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杀人,决不会让我死在别人手里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我也看得出那些人根本杀不了你。”

  萧少英接着道:“所以你乐得做个好人,让我感激你,就不会再提防着你,你出手杀我时,就一定会方便得多了。”

  他又叹了口气,苦笑道:“你甚至还要我自己先躺进棺材再出手,这岂非太过分了些?”

  王桐沉默着,过了很久,也不禁叹道:“看来我好像低估了你。”

  萧少英接着道:“你本来就是。”

  王桐问道:“你究竟想要什么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想死。”

  王桐冷笑道:“谁也不会真想死的。”

  萧少英接口道:“你也不想死?”

  王桐没有否认。

  萧少英又笑了笑,悠然道:“不想死也有不想死的办法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什么办法?”

  萧少英问道:“葛停香是不是很信任你?”

  王桐道:“嗯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的朋友他当然也会同样信任。”

  王桐冷冷道:“我没有朋友。”

  萧少英接道:“你有,我就是你的朋友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哼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两个人若是被人封死在一口棺材里,不是朋友也变成了朋友。”

  王桐沉默了很久,缓缓道:“我若说别的人是我朋友,他也许会相信,但是萧少英……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萧少英并不是双环门的弟子,萧少英已被双环门赶了出去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难道要我带你去见他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可以告诉他,萧少英不但已和双环门全无关系,而且也恨不得双环门的人全都死光死绝,所以……”

  王桐道:“所以你认为他就一定会收容你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现在天香堂正是最需要人手开创事业的时候,我的武功不弱,人也不笨,他应该用得着我这种人。”

  他微笑着,又道:“你甚至可以推荐我做天香堂的分堂主。我们既然是朋友,我能在天香堂立足,对你也有好处。”

  王桐沉默着,似乎在考虑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以你在他面前的分量,这决不是做不到的事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我喜欢喝酒,又喜欢女人,这些都是需要花钱的事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想要钱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当然想要,而且越多越好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为什么不去做强盗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就算要做强盗,也得有个靠山,现在我却像个孤魂野鬼一样,随时都得提防着别人抓我去下油锅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所以你要我拉你一把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只要你肯,我决不会忘了你对我的好处。”

  王桐接口道:“可是我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因为这本是彼此有利的事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我若不肯呢?”

  萧少英淡淡道:“那么我们就只好一起烂死在这棺材里。”

  王桐突然冷笑,道:“你以为我怕死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不怕?”

  王桐冷冷道:“我这一生中,根本就从未将生死两字放在心上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真的?”

  王桐闭上了嘴,拒绝回答。

  萧少英叹了口气,道:“既然你不答应,我们就只有在这里等死了。”

  王桐根本不睬他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这棺材下面虽然有洞可以通气,但是我已跟老板娘约好,半个时辰后我若还没有把消息传出去,她就会把这口棺材埋入土里了。”

  他叹息着,喃喃道:“被活埋的滋味,想必不太好受。”

  王桐还是不理不睬。

  棺材里的两个人,好像都已变成了死人。

  萧少英也已闭上眼睛在等死。

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就好像已过了几千几百万年一样,两个人身上都已汗透衣裳。

  忽然间,棺材似已被抬了起来。

  萧少英淡淡道:“现在她只怕已准备把我们埋进坟地里了。”

  王桐冷笑,笑得却已有点奇怪。

  死,毕竟是件很可怕的事。

  棺材已被抬上了辆大车,马车已开始在走。

  这地方距离坟场虽不近,却也不太远。

  王桐忽然道:“就算我肯帮你去说这些话,葛老爷子也未必会相信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他一定会相信的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因为我本就是个浪子,从小就不是好东西。”

  王桐冷冷道:“这点我倒相信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像我这种人,本就是什么事都做得出的,何况,你说的话,在他面前也一向都很有分量。”

  王桐似乎又在考虑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这两点若还不够,我还可以想法子带两件礼物去送给他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什么礼物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两颗人头,杨麟和王锐的人头。”

  王桐深深吸了口气,似已被打动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留着这两人,迟早总是祸害,这一点葛老爷子想必也是清楚得很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这两人本就已死定了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但我却可以保证,你们就算找一百年,也休想找到他们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你能找得到?”

  萧少英肯定地道:“我当然有法子。”

  王桐迟疑着,问道:“我若答应你,你是不是能够完全信任我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不能。”

  他苦笑着道:“你现在答应了我,到时候若是翻脸不认人,我岂非死定了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既然你不相信我,这句话岂非全都是白说的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但你却一定可以想出个法子让我相信你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我想不出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我可以替你想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这里虽然很挤,可是我若往旁边靠一靠,你还是可以把衣裳脱下来的。”

  他笑了笑,接下去又说道:“你既不是女人,我也没有毛病,所以你大可以放心,我决不想来非礼你。”

  王桐好像已气得连话都说不出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我只不过要你把身上的护身金丝甲脱下来,让我穿上,那么你就算到时反悔,我至少还有机会可以逃走。”

  王桐冷笑道:“你在做梦。”

  他又闭上了嘴,拒绝再说一个字,他对这护身甲显然看得很重。

  这时马车已停下。

  他们已可听见棺材外面正有人在挖坟。

  萧少英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用不着再过多久,我们就要人士了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所以你最好也闭上嘴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现在我只有最后一句话要问你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好,你问吧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这一辈子,究竟杀过多少人?”

  王桐迟疑着,终于道:“不多,也不少。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出道至少已有二十年,就算你每个月只杀一个人,现在已杀了两百四十个。”

  王桐道:“差不多。”

  萧少英叹了口气,道:“看来我还是比你先死的好。”

  王桐忍不住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萧少英道:“死在你手下的那两百四十个人,冤魂一定不会散的,现在只怕已在九泉路上等着你,要跟你算一算总账了。”

  王桐忽然激灵灵打了个寒噤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你活着的时候是个杀人的人,却不知你死后能不能变成个杀鬼的鬼。我不如还是早死早走,也免得陪你一起遭殃。”

  王桐用力咬着牙,却已连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。

  那些惨死在他手下的人,那一张张扭曲变形的脸,仿佛已全都在黑暗中出现。

  他越不敢想,却偏偏越要去想。

  “砰”的一声,棺材似已被抛人了坟坑。

  萧少英道:“我要先走一步了,你慢慢再来吧。”

  他抬起手,竟似已准备用自己的手,拍碎自己的天灵。

  王桐忽然一把抓住了他的手,嘶声道: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 “你要我怎么样?”

  萧少英已感觉出他手心的冷汗,悠然道:“是不是要我等你脱衣裳?”

  

作者感言

古龙

古龙

此作者暂时没有公告!

2021-04-01 07:00

目录
目录
设置
阅读设置
弹幕
弹幕设置
手机
手机阅读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反馈
反馈
指南